弱小可怜又无助

“温晁,你们都给我等着吧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哈哈哈哈哈哈👿👿👿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三个月后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,去看看温家现在怎样了,是不是还像之前那样到处嚣张。”魏婴对着身后的走尸说到,走尸很快就将魏婴带到了离乱葬岗最近的一个温家的监察寮(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)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天刚好是晚上,就算魏无羡出来了,也是一身黑衣,看不清楚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,也注意不到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乘着巡视的温狗不在附近,调动走尸去改了温狗驱邪的符咒。将驱邪符改成了招阴符,神不知鬼不觉。就算被发现了,温狗也不知道这是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[很快,你们就都会付出代价,我就会为江叔叔他们报仇!]同样,魏无羡离开时,温狗也不知道,知道了也不能把他怎样。毕竟这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啊,没有谁能奈何他,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 这边,江,蓝两家的子弟相互鞠躬,天下皆说魏无羡早已身亡,唯独他俩不信(还有一名师姐)。一边除去温狗,一边寻找魏无羡。没想到,他们两竟然在这里相遇了。
        没错,这就是乱葬岗旁温狗的监察寮。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这种人就不该出现在生活中

北山淮兮:

瓜君:



孤舟寒江雪:







昔日扬尘处:















行无忧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德古林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[忘羡](暂无标题)

蓝湛:“魏婴,同我回去。”
魏婴:“我何德何能,竟然能让蓝家二公子对我这样说话?真是稀奇啊。”
“。”蓝湛沉默不语,魏婴,不是以前那个魏婴了,这个魏婴,是那个修了鬼道,与名门正派作对的魏婴。可能,以后对不会见到那个熟悉的他了……
魏婴:“怎么?这就沉默了?哈哈哈哈哈”魏婴大笑起来,他在笑他傻,笑他不自知,竟然期待蓝湛能说出什么话来,期待他把自己拥入怀中,真是可笑至极。

写不下去了,下次再写吧。只有一小段,将就着看吧

羡羡1031生快
澄澄1105生快(提前祝福)
还有就是,万圣节快乐


每天起床第一句
先给魔道打个气
每次多吃一粒米
都要骂句si温狗
魔镜魔镜看看我
魔道祖师在哪里
魔道我要魔道
我要看魔道祖师
poss   poss
我要看魔道祖师

为了看魔道祖师
天天提着一口气
为了看忘羡c  p
吃草吃成沙拉精
魔道祖师我都看
可惜没有v i p
努力我要努力
我要看魔道祖师

我要看魏婴
要看蓝湛
要看江晚吟
就问你给不给我看

给不给我看

我要吃排骨
要吃莲藕
要吃星星糖
就问你给不给我吃

给不给我吃